統獨和解或自爆?西班牙特赦「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犯」

統獨和解或自爆?西班牙特赦「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犯」

圖/路透社

【2021. 6. 23 西班牙】

統獨和解或自爆?西班牙特赦「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犯」

第2次排名赛》近2千好手参赛 争取进入国家培训队

「政治問題…政治解決。」在長達4年的統獨衝突大亂鬥後,西班牙中央政府22日下午終於簽字,正式宣佈「有條件特赦」2017年單方面發動「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」而入獄的9名加泰獨派領袖——目前這份〈特赦令〉已由西班牙國王費力佩六世簽字批准,原本得一路坐牢到2030年的獨派大老們,也將於23中午離開監獄、重返自由,其他3,000名因獨立公投而獲罪的示威者們,亦有望陸續解套——主導加泰特赦談判的西班牙總理桑切斯(Pedro Sanchez)表示:「特赦加泰獨派…只是統獨和解的溝通第一步!」從現在開始,西班牙中央政府也將重新與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交涉、重新理解彼此並談判一份「和解共存協議」。

但桑切斯政府「特赦叛亂犯」之舉,卻在西班牙政壇引發大騷動——除了西班牙各右翼政黨全力反彈外,西班牙最高法院也罕見地對此公開表達「反對意見」;與此同時,右翼大報《世界報》月初的民調,也顯示61%的西班牙國民「反對特赦加泰獨派」。因此桑切斯的和解特赦,無疑是絕對豪賭的政治冒險,但他賭的是什麼?尋求「獨立建國」加泰隆尼亞獨派,又要如何面對「西班牙的特赦」呢?

「京城怪物」第2季曝光!韓韶禧還活著「穿越回現代」

▌延伸閱讀:〈疫後分離主義:歐盟能否「共存安撫」加泰隆尼亞獨派?〉

▌延伸閱讀:〈疫後分離主義:歐盟能否「共存安撫」加泰隆尼亞獨派?〉

主導加泰特赦談判的西班牙總理桑切斯(Pedro Sanchez)表示:「特赦加泰獨派…只是統獨和解的溝通第一步!」 圖/美聯社

桑切斯政府的爭議特赦,針對的是2017年10月1日、不顧西班牙中央政府反對而執意發動「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」的9名加泰獨派大老——這9人中,又以「獨立鷹派」的教父級領袖、前自治政府副主席容克拉斯(Oriol Junqueras)爲首,是當年主導獨立公投的加泰政府軸心級政治幹部。

为何不用核弹「消灭」台风?专家说话了

發生於2017年的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,在西班牙也稱爲「1-O案」(10月1日事件)。其遠因是西班牙的卡斯提亞文化與加泰隆尼亞民族的歷史恩怨,近因則是西班牙內戰以來不斷累積的資源分配不公與自治權限問題。

雙方的統獨政治嫌隙,隨2008年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所造成的西班牙經濟蕭條而快速白熱化。過程中,逐漸導向「獨派執政」的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,也曾於2012年前後,多次接觸馬德里的中央政府,希望就自治區財政擴權、甚至民族自決公投的可能,與時任西班牙總理拉荷義(Mariano Rajoy)展開政治談判,誰知右翼保守派的拉荷義卻一口拒絕,堅持不接受與分離主義者「討價還價」。

於是,雙方的統獨衝突與政治對抗越演越烈,被逼得拼個魚死網破的加泰政府,遂決定強行行使人民自決權,於西班牙中央親派的大批鎮暴警隊鎮壓阻止下,於2017年10月1日如期發動了「獨立建國公投」——在43%的全區投票率中,92%、200多萬張票選擇了「獨立」。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也在同年10月27日驗票完成後,自行決定「建國」。

桑切斯政府的爭議特赦,針對的是2017年10月1日、不顧西班牙中央政府反對而執意發動「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」的9名加泰獨派大老——這9人中,又以「獨立鷹派」的教父級領袖、前自治政府副主席容克拉斯(Oriol Junqueras)爲首,是當年主導獨立公投的加泰政府軸心級政治幹部。圖爲出庭的9名加泰獨派大老。 圖/路透社

传销事业逾期未填报经营概况调查 恐触法遭罚

加泰政府,遂決定強行行使人民自決權,於西班牙中央親派的大批鎮暴警隊鎮壓阻止下,於2017年10月1日如期發動了「獨立建國公投」。圖爲2017年投票當日,大批警察阻止人們到達投票站。 圖/美聯社

Angel Lady

然而加泰隆尼亞的公投結果,不僅沒有被歐盟承認,宣稱「公投非法無效」的西班牙中央政府也隨即派出大批警察「解散並接管」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。一片混亂中,時任加泰自治政府主席、同時也是策動公投的獨派頭人——普吉德蒙(Carles Puigdemont)——流亡比利時;選擇留下的副主席容克拉斯…等獨派大老,則被西班牙檢警逮捕。

當時的總理拉荷義認爲:加泰自治政府「所謂的獨立公投」完全就是非法犯罪,因爲西班牙憲法規定「只有中央政府有權發動公投」,加泰獨派也完全清楚法律程序、卻仍一意孤行並非法挪用自治政府公款「籌辦分離公投」,並煽動獨派民衆違抗中央駐警阻止投票的「反分裂維穩」——因此,被抓走的容克拉斯等人,也被西班牙檢警指控〈叛亂罪〉、〈煽惑暴亂罪〉與〈詐欺貪腐罪〉。

然而因加泰獨立案,而政治元氣大傷的拉荷義,不久後就被國會倒閣下臺、自此退出政壇;被關押的容克拉斯等人,也在2019年判罪定讞:西班牙最高法院認爲,容克拉斯等人的行爲並不構成「叛亂」(被告沒有足以定罪的暴力行爲),但「盜用公款」、「瀆職」與「煽惑暴亂」則通通有罪。

於是,從2017年11月就被捕入獄的9名獨派領袖,也就被判刑有期徒刑9~13年。其中,獲刑最重的頭人容克拉斯,就被判處13年有期徒刑,照正常程序要到2030年10月才能出獄。

三星S10/Note10屏幕精确尺寸曝光:5G版6.66英寸

重生之魔帝歸來 小說

《电周边》倚天酷碁上月营收创同期高 全年增25.5%

於是,從2017年11月就被捕入獄的9名獨派領袖,也就被判刑有期徒刑9~13年。其中,獲刑最重的頭人容克拉斯,就被判處13年有期徒刑,照正常程序要到2030年10月才能出獄。圖爲容克拉斯。 圖/路透社

在2019年的判決中,西班牙最高法院雖發出瞭如此嚴厲的判詞,但加泰隆尼亞的獨派聲勢卻仍沒有消退跡象。雖然在警方的清查搜捕與一般民衆的失望疲態下,遭遇重創的獨派只能擱置「1-O公投」的自決結果、暫時沒有能量能繼續推動獨立建國;可是結束中央代管、重新改選後的自治區新政府,仍繼續由加泰獨派當選執政,再加上加泰獨派在中央國會把持着關鍵的席次,因此馬德里與巴塞隆納之間的統獨對抗,也就重回了僵持狀態。

拉荷義下臺後,西班牙總理一職也由在野的中間左翼、工人社會黨(PSOE)的黨魁桑切斯拿下。與保守右翼的拉荷義相比,桑切斯雖然相對進步、對加泰問題的姿態也比較柔軟,但在「西班牙主權完整」與「國家神聖而不可分裂」的絕對前提下,桑切斯也對「1-O公投」抱持着絕對反對的態度,並不急着處理這難分難解的統獨政治爆彈。

不過隨着政局與社會氣氛的轉變,一度消沈的西班牙右翼、極右翼與本土派的「卡斯提亞民族主義者」,卻在2020年的COVID-19疫情中強勢重啓。本來就是少數派聯合政府的桑切斯內閣,也慢慢感受到了執政壓力——因此在國會握有「關鍵席次」的加泰隆尼亞政黨,也就成爲桑切斯積極拉攏的「新盟友」。

在2019年的判決中,西班牙最高法院雖發出瞭如此嚴厲的判詞,但加泰隆尼亞的獨派聲勢卻仍沒有消退跡象。圖爲2019年獨派聲援容克拉斯等人的遊行,橫幅上寫着「政治犯的自由」。 圖/路透社

圖/路透社

雖然在建國失敗後,加泰隆尼亞獨派仍收拾旗鼓、重回西班牙既有的政治體制內,但對是否該與「中央執政黨合作」?獨派內部卻有不同的分裂立場。之中,最爲敏感卻又最關鍵的兩大訴求,一是「重新談判『民族自決公投』」,二是「釋放容克拉斯在內的『獨派政治犯』」。

對於桑切斯政府而言,直接讓加泰隆尼亞舉辦「合法獨立公投」無疑是政治自殺行爲,因此中央政府只能柔化解釋成「不排除與加泰隆尼亞重新協商『自治擴權』的政治進程」。但要如何讓加泰獨派接受這種模棱兩可的模糊說詞?釋放容克拉斯等9名獨派政治犯,也就成爲雙方重啓談判的前提與「搭橋善意」。

桑切斯政府與加泰獨派的私下磋商,從2020年開始就陸續展開。雖然桑切斯本人過去曾公開反對「特赦分離主義者」,但隨着2021年5月加泰自治政府改選、由相較溫和路線的獨派團體上臺後,西班牙中央與加泰的和解,這才成了「快速而可行的現實」,桑切斯遂於5月夏雲開始釋出「特赦風聲」,並引發西班牙一連串的法政騷動。

特赦分離主義者的消息,不僅引發西班牙右翼政黨的強烈反彈,西班牙最高法院也罕見地發出反對意見,強調容克拉斯等9人涉入的犯罪行爲,是西班牙恢復民主以來最嚴重的憲政危機,在法治正義與國家主權的原則下,政府內閣不應該「以政治考量影響司法已作出的刑罰決定」,

音樂家魏德曼50歲紀錄片 國家交響樂團參與

「各何況容克拉斯等人,坐牢入獄至今3年半,卻絲毫沒有哪怕一絲的『反省悔意』!」

猛攻蒋万安党前瞻预算 北市府酸陈其迈:辛苦了!

雖然桑切斯本人過去曾公開反對「特赦分離主義者」,但隨着2021年5月加泰自治政府改選、由相較溫和路線的獨派團體上臺後,西班牙中央與加泰的和解,這才成了「快速而可行的現實」,桑切斯遂於5月夏雲開始釋出「特赦風聲」,並引發西班牙一連串的法政騷動。 圖/美聯社

然而西班牙最高法案反對的,只是「完全特赦」;因此桑切斯內閣也做出了迂迴讓步,在22日公佈的最後特赦方案中,西班牙政府雖然同意「9名獨派犯可即刻出獄」,但出獄後卻仍有3~6年的「緩刑期」——像是刑期最重的容克拉斯,週三出獄後就得接受長達6年的緩刑監管,期間不得再觸法犯罪,也不得參選或擔任公職、或加入任何官股組織與企業。

西班牙媒體稱此一決定爲「局部特赦」,視之爲皆大歡喜的「善意第一步」——根據大報《國家報》的說法,此一特赦和解的決定,此前已得到容克拉斯本人的認可,並承諾自己將以「昔日獨派鷹派」的大老身份,積極斡旋加泰現任執政與桑切斯政府的「自治權談判」;換句話說,容克拉斯似乎同意以「獨派更生人」的角色,推動務實的統獨和解。

但相關決定,仍引發了各方抗議——西班牙右翼與過半民意都認爲,這9名加泰罪犯等同是意圖分裂國家的「叛亂犯」,如此輕鬆特赦、縱放罪犯,是否等於蔑視西班牙主權統治的合法性?各何況容克拉斯素來詭計多端,此回特赦會不會縱虎歸山,讓他繼續以「復活烈士」的聖人身份重新煽動消沈多時的分離主義運動?

同時,加泰獨立運動的基本教義派也認爲:特赦戎克拉斯只是馬德里的幌子,統獨雙方癥結的「合法獨立公投」問題,桑切斯根本不打算做出承諾。因此在激進獨派之中,也不乏有「無視特赦善意…那只是西班牙政府一相情願的『自以爲好意』」的立場存在。

同時,加泰獨立運動的基本教義派也認爲:特赦戎克拉斯只是馬德里的幌子,統獨雙方癥結的「合法獨立公投」問題,桑切斯根本不打算做出承諾。因此在激進獨派之中,也不乏有「無視特赦善意…那只是西班牙政府一相情願的『自以爲好意』」的立場存在。圖爲2017年加泰隆尼亞獨派示威者。 圖/路透社

那麼桑切斯本人又是如何看待這招「特赦冒險」呢?根據《國家報》的說法,聯合內閣裡的部長級成員「全數同意特赦9人」,並認爲此時與加泰隆尼亞的統獨和解,或可能是化解這一世代宿怨的「關鍵機會」。

對於特赦決定,桑切斯如此表示。據傳,相關決定也受到了加泰隆尼亞政府——特別是5月甫上任的新任自治政府主席阿拉貢內斯(Pere Aragonès) 的支持與歡迎。在未來的一個星期內,阿拉貢內斯很可能會「主動上京」前往馬德里拜會桑切斯,這也將是2012年之後,西班牙中央與加泰隆尼亞,第一次針對「自治擴權問題」的善意接觸。

然而桑切斯的決定,並非全無風險——因爲根據右翼大報《世界報》的6月初民調,只有29.5%的國民支持桑切斯的判斷,至少61%的西班牙民衆「反對特赦分離主義者」;此外,光是在PSOE自家的支持者內,也有超過半數的意見「不認同特赦」。

桑切斯目前打算藉由短暫的「統獨大和解」氣氛,爭取加泰獨派在國會的全力支持,已通過一系列基本公資與紓困法案來安撫國民支持率。但如果經濟復甦或和解進程有所耽擱,「與分離主義者共謀」的回力鏢,也可能回過頭來加倍爆擊桑切斯政府,反而迫使當前的中左派政府加速垮臺,給右翼與極右翼的重返執政、重新觸發「統獨惡戰」的混沌未來。

亞斯伯格的謊言:參加納粹「優生滅絕」的小兒科權威

圖/路透社

澄霖国际更名澄霖生医 积极迈向IPO